刘国松


我的创作理念与实践

1951年,我在大学入学考试的
七个志愿栏里全部填上了艺术系,从那时起,
绘画始终被视为我的第一生命。

我14岁开始学习传统国画,19岁上大学一年级时,艺术导论老师说:「一切的艺术来自生活。」我想过去学习的文人画都来自古人。二年级上水彩和油画课时,全是静物写生,我觉得这才是来自现实生活,于是开始180度的转向全盘西化。老师教我们从印象派开始学,从此一直跟随20世纪西洋各家各派的大师的脚步亦步亦趋地追到了抽象表现派,结果发现这一派的画家全是受中国书法的影响而发展出的画风,有的画家如马择威尔(Robert Motherwell)者更直接将中国“州”字原封不动地搬上他的画面。心想西方的艺术大师都在模仿中国艺术,我们为什么不在自己的艺术宝山中去开采创业,反倒去模仿西方画家抄袭中国艺术所建立的风格形式呢?既然「一切艺术来自生活」,那么我们反对模仿宋元画家的画,是因为我们不是生活在宋元的时代,难道我们生长欧美的环境吗?于是我就于1959年提出:

模仿新的,不能代替模仿旧的;
抄袭西洋的,不能代替抄袭中国的。

人人都说「笔墨当随时代」,我们这个时代是有史以来中西文化交流最频繁的时代,要想表现这个时代的特征,就应该走中西合璧的路子。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就必须一面在自身六千年来的民族文化传统中有选择地发扬光大;一面由欧美与外来的现代文明表征里有选择地吸收消化,创造出我中华文化的新时代的风貌。因此,我就在1961年喊出了「中国画现代化」的口号。

我对中国画现代化的教学,推广与创作,迄今已经一甲子,其目的在于赋予源远流长的中国水墨画的现代面貌与精神,使其成为中华文化的载体,中国绘画艺术的新主流,已获得国人的认同与国际的肯定,成为代表中国通行世界艺坛的新画种。近年来伦敦大英博物馆和纽约大都会美术馆相继举办中国新水墨展览,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更举办了首届新水墨的国际博览会。我个人也获得中国最高文化殿堂故宫博物院的历史定位,于2007年举办“宇宙心印:刘国松绘画一甲子”特展,并相继获得两岸最高荣誉的国家文艺奖(2008年)和首届中华艺文奖终生成就奖(2011年),为了建立中国绘画的新传统而付出我一生的心血与精力,如今,我已心满意足死而无憾了。

View more